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初中专区

少年古惑仔的江湖:受网络直播影响设“帮会”

2018-01-22 05:24编辑:admin人气:


  随后,因为涉及多起故意伤害案件,李兴、徐宝、白小军三人被警方抓获。正当案件还在办理过程中,薛某的报案令警方看到,这些年轻人并未因为有人被抓而停止作恶。

  他抬起胳膊擦拭着眼睛,袖口露出胳膊上大块的纹身。

  “骑着几百块钱买来的二手改装摩托车,响着音乐闪着灯,经常在城区街头乱窜。”巨鹿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负责人王占军告诉《法制日报》记者,这些十七八岁的不良少年三五成群,发型怪异,不时制造事端、惹是生非,辖区民警开始关注起来。

  对于“国安会”“忠孝仁义会”“兄弟会”三个青少年团伙的犯罪情况,巨鹿县公安局多名办案民警提到,这些不良少年受港台影视剧的影响成立参与帮会。不过,白小军并不认可这一点,在他看来,帮会的建立完全是受网络直播的影响。

  在此前的调查中,巨鹿警方已经查明,参与相关案件的人员分别来自以“国安会”“忠孝仁义会”“兄弟会”为名的三个青少年犯罪团伙,三个团伙纠集、吸收众多社会闲散青少年为帮会成员,交叉作案,涉嫌多起寻衅滋事、聚众斗殴、敲诈勒索、毁坏公私财物案件。

  说起未来,白小军眼角红了。

  相比李兴等人经常在网吧一待好长时间,白小军说自己至今都不怎么去网吧。“当网管那半年实在是在网吧看烦了。”

  对于他们的成长史,记者了解到,李兴自幼母亲去世,总是在村里惹事生非,初中上了一年就辍学,曾因故意伤害被判刑。徐宝在父亲去世后随母改嫁,但一直少人说无人管,在未成年时就和李兴一起实施抢劫并因此服刑。

  不到一米七的身高,瘦弱的身体,脸颊上斑驳的痘印,上唇一抹稀软的胡茬,一句话说完总不自觉地撇撇嘴角。如果不介绍,没人会想到这个在铁窗里、模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孩儿,竟是个曾召集数十号人为非作歹的“老大”。2016年,刚满17岁的白小军给自己的帮派起名为“兄弟会”。一年后,他和“国安会”“老大”李兴、“忠孝仁义会”“老大”徐宝,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1年3个月到2年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  案发后刘丹潜逃,由于她尚未办理身份证,给警方追逃带来一定困难。

  如果对于只触“小恶”的青少年帮派不加制止,则很有可能会成为更大犯罪的萌芽。此前,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的寻甸“洪兴帮”涉黑案,80后主犯张晓东被控6宗罪行,而他在组建“洪兴帮”时只有13岁。

  相比起来,白小军的家庭还是完整的。1999年,白小军出生于邢台市巨鹿县观寨乡,父母居家务农,有时父亲也会跑跑运输。因为“学不会”,他在读到初中一年级时就辍学回家了。在与记者交谈到这段经历时,白小军给自己贴了“叛逆”的标签。

  殴打薛某的刘某等人,巨鹿警方并不陌生,pk10,他们正是警方关注的多个青少年犯罪团伙的“头头”。事实上,早在2017年春节过后,这些县城里的不良少年就已进入警方视野。

  经过大量工作,巨鹿警方对发生的类似案件进行串并侦查,摸清了三个团伙的组织结构及人员组成。刘某等人的供述证实了警方的调查,已落网的李兴、徐宝、白小军三人正是“国安会”“忠孝仁义会”“兄弟会”三个团伙的“会长”。

  从线上直播到线下打砸

  据了解,白小军初中辍学后开始在外打工,他的第一份工作是饭店服务员,一个月600元钱。两个多月后,白小军嫌活儿累不干了。随后,他又跟着一位个体户亲戚打工,拉玻璃、做相框。干了一年多后,白小军到一家网吧做起了网管,一个月有1000多元工资。

  巨鹿县公安局办案民警告诉记者,在这起系列青少年帮会犯罪团伙案件中,相关成员的生活轨迹很相似,家庭不完整、经济情况不好、性格叛逆是众多团伙成员的共同点,其中还有多名成员属于留守儿童,父母常年在外打工。

  隆尧县警方对上述门市被盗案件犯罪嫌疑人进行审讯时,四个男孩面对审讯很淡定,表示偷东西被抓也无所谓,反正在哪里过得都不好。

  “由于青少年法治教育的缺失,青少年违法犯罪趋势不容小视。对于这些不良青少年犯罪团伙,既感到义愤填膺,又感到惋惜和遗憾。”巨鹿县公安局刑警一中队民警王鹏说。

  “反正在哪里过得都不好”

  上面的三个帮会并非只是个案。2017年12月8日,河北省邢台市公安局桥东分局打掉一个偷盗电动车电瓶的犯罪团伙,该团伙5人两个月时间里作案23起,5名作案人员均为00后,4名成员未满16周岁。

  本报记者 周宵鹏

  再有几个月,白小军就要刑满释放了。谈及今后的打算,他说想找个学校学点技术,以后开个饭店或者服装店,或者考个驾照,跟着父亲开车跑运输。

  随着直播声势的壮大,三个帮会开始在网络上招兵买马,在直播时招呼粉丝加入,很多年轻人也从线上围观慢慢发展成线下加入,成为帮会成员。李兴的“国安会”最多时有二三十人,白小军的“兄弟会”最多时有40多人,其中未成年人居多。随着帮会名气变大,开始不时有人主动找上门来做生意,白小军将其称为“站场子”,“也就是帮人打架,其实基本都是摆摆样子不会真打”。

  少年古惑仔的过往江湖:残损的童年落魄的江湖

  记者注意到,在三个帮会的形成过程中,歌厅是个关键点。不仅三名“会长”在此结识,而且歌厅服务员是帮会中的主力。尚未落网的刘丹也在歌厅工作,年轻的她已经是个带班的“头头”,帮会中的女性成员基本上都跟着她工作。相比较大众印象中“黑社会”组织成员一掷千金、生活豪奢,白小军他们的帮会则落魄惨淡得多。由于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和一定的经济实力,帮会成员常常居无定所,经常需要借钱吃饭,甚至徐宝等人每个月一二百元的租房钱,都由刘丹负担。

  2016年2月,由于自己的“小弟”在QQ上与路某发生争吵,白小军带领多人对路某进行了殴打。此后,李兴、白小军等人多次对路某进行殴打和恐吓。2016年11月,李兴酒后到巨鹿县城某足疗店,与店老板发生矛盾,李兴带领多名“国安会”成员及白小军、徐宝等人,对足疗店进行打砸。三个帮会的成员还在巨鹿多所中小学周边拦截学生收取保护费,将中学生夏某打伤。

  再次“择业”的白小军选择到歌厅当服务员,其间他还“升职”成为歌厅楼层经理。正是在歌厅工作期间,他认识了李兴和徐宝,三人逐渐交好,他们的江湖生活也从那时开始发展。

(来源:大师兄)(关键词: 团伙 网络直播 古惑仔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dbo2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很多清北学生,小学和初中都籍籍无名,但是高

很多清北学生,小学和初中都籍籍无名,但是高



返回首页